10月27日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按照與金融機構1∶9的出資比例,聯合招商銀行、浦發銀行,共同設立1000億元的PPP政府引導基金,這是疆內第一批PPP政府引導基金。而就在幾天前,財政部聯合中國建設銀行等10家金融機構,共同發起設立總規模為1800億元的PPP融資支持基金,為PPP項目再次“加火”。

    今年以來,穩增長措施推動固定資產投資項目審批加速落地,其中“鐵公基”項目投資規模已達上萬億元。在此背景下,開發性金融機構對備受市場關注的PPP融資模式做了新的嘗試,比如與政府合作,并牽頭商業銀行參與設立基金。而對建筑行業來說,擁有政府背景的PPP基金更將對項目信用資質起到增強作用,有助于解決企業融資難題。

■破冰

    財政部和金融機構坐鎮千億基金

    根據財政部發布的消息,其已聯合中國建設銀行、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等十大金融機構共同發起設立PPP融資 支持基金,總規模1800億元。財政部相關士表示,該基金將作為社會資本方重點支持公共服務領域PPP項目發展,提高項目融資的可獲得性。

    今年5月,國務院《關于在公共服務領域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指導意見的通知》明確,要在財稅、價格、土地、金融等方面加大對PPP項目的支持力度,保證社會資本和公眾共同受益,通過資本市場和開發性、政策性金融等多元融資渠道。

    “財政部牽頭成立的基金較受業內關注?!泵裆C券宏觀研究員朱振鑫指出,“這一基金也是2014年以來國內對PPP項目支持政策中的一個亮點。因為之前許多地方政府已經組建了一些PPP基金,如果有中央政府參與,這個信用資質會更好,銀行方面也會更愿意放貸,這對國內PPP項目的發展非常有好處。但是,國內PPP項目建設還存在諸多待解難題,上述政策效果還有待時間考驗?!?/P>

■放量

    地方政府牽頭引入開發性資金

    記者統計后發現,已有多地啟動了PPP基金。如前所述,10月19日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與招商銀行、浦發銀行簽署首期規模1000億元的PPP協議。9月18日,湖南省財政廳宣布將積極支持設立PPP融資基金。9月17日,四川省政府也明確提出將與社會資本共同發起設立PPP投資引導基金,初步確定基金總規模為100億元。9月16日,江蘇省總額為100億元的PPP融資支持基金正式落地運作。在此之前,河南、山東等省也連發多個PPP基金。

    目前,各地推出的PPP項目約1800多個,總投資達3.4萬億元。廣發證券相關專家表示,中央和地方政府紛紛設立PPP基金,規模之大、速度之快,超出市場預期。這些PPP基金通常由政府、商業銀行、投資機構、社會資本等共同設立,為PPP項目提供融資資金,預計今年第四季度各PPP項目將迎來落地潮。

    某投資公司管理人士指出,PPP項目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前期高投資。設立PPP融資支持基金,可以幫助企業為難以獲得市場融資的PPP項目提供資金支持。從國際PPP基金的實際操作看,主要分為政府發起的PPP基金和市場發起的PPP基金兩大類。前者通過債權、擔保、股權等形式,為難以獲得市場融資的PPP項目提供資金支持,在項目條件改善后擇機退出。

■落地

    建筑行業PPP融資環境逐步改善

    廣發證券分析師唐笑稱,政府大力推行PPP,建筑行業首當其沖,多年積累的協調能力和社會資源將使其在這次大潮中實現資產重估。其實資本市場現在已經有所反應,不確定的是每家企業介入PPP的時間和形式。如今,有了國家層面真金白銀的資金支持,就更能對項目信用資質起到增強作用,有助于解決企業融資難題。

    事實上,建筑行業在PPP基金領域早有嘗試。5月26日,國內首只千億規模的城市軌道交通PPP產業基金簽約誕生,由建行總行、綠地集團、上海建工、建信信托牽頭發起。8月25日,安徽建工聯手興業銀行、浦發銀行發起設立規模近400億元的PPP專項產業基金,預計可撬動2000億元資金規模的PPP項目。此外,中國建筑、中國鐵建、龍元建設、東方園林等多家建筑上市公司均已公告簽約PPP項目。

    公開資料顯示,目前推出的PPP項目中多以工程建設類項目為主,資金需求龐大。2014年12月4日,財政部公布首批30個PPP示范項目,集中在軌道交通、供水供暖、污水處理和垃圾處理等領域,總投資規模約1800億元。今年9月29日,財政部再推出第二批206個PPP示范項目,總投資規模近6600億元。與第一批相比,這批項目數量和投資金額均明顯增多,范圍也更廣,涉及交通、市政等諸多領域。

    某位正參與PPP項目的建筑企業人士對記者表示,企業在解決資金缺口方面所采取的辦法比較單一,即減持股份套現和定向增發。而通過引入社會資本,作為承包方的建筑企業自身墊資和融資的壓力將得到緩解;作為項目參與方的建筑企業全過程參與項目建設和運營,將使企業收益獲得更多保障。

    “更重要的是,PPP基金為相關企業增加了融資工具。但對民企來說,最終獲得的利益才最實在。所以,提高項目收益率、增加企業在和政府合作過程中的底氣和法律保障,是有的民企更為看重的因素?!痹撊耸刻寡?。